退休的時間性及形式,都可以有眾多選擇。例如提早退休,一段時間後再就業或創業;也可以延遲退休,增加創造收入的時間;又可以半退休,進可攻,退可守。

繼〈解迷篇〉之後,緊接的兩篇與大家探討審時與度策。

審時的時,是指時代。 《百歲人生》一書中提到四個時代。 第一個是指三大階段人生的時代。 這個時代正在消失中,但仍潛移默化地支配着很多人的思想。

另外的三個時代由三個不同年紀的人做代表,分別出生於1945年、1971年及1998年。

三大階段人生

二十世紀以來,人們普遍認為人生只有三大階段:受教育、就業、退休。 在一般預期壽命只有70左右的年代,這個三大階段的現象彷彿是順理成章,無可厚非。

時至今天,當不少人的預期壽命可達100的時候,三大階段的安排是否仍然適用?

例如,增加了20,30年壽命,應該用作延長退休抑或就業的時間?假若是退休,養老金會否足夠應付這額外的開支?假若部分是就業,是否意味要延遲退休?

三大階段人生另一個重要假設,是單向性的發展方式:先受教育,然後就業,最後才退休。

大多數人都遵從這些階段順序,好像沒有什麼選擇及其他可能性。公司和政府也不需要應對人們各式各樣的需求。因此,所有組織機構的選拔,培訓和升遷策略都建立在三大階段人生的基礎上。

由於只有三大階段,人生似乎就只有兩個重要過渡。一次是從求學完成到就業的過渡;另一次就是從就業到退休的過渡。

多階段人生的序幕

邁向百歲人生,最大的轉變可能就是多階段人生的出現,再不局限於三大階段。

受教育的時間可以延長,而且不必集中在最早階段。工作了一段時間,亦可以再次求學。即使在退休前或後,重新受教育亦並非不可能。

就業的時間很可能會加長,但不一定需要持續不斷。可能性甚多,夾雜求學或退休皆可。在較長的工作歲月裏,一生可以有不同的職業及事業,包括創業,重新打工,甚或再創業。

退休的時間性及形式,都可以有眾多選擇。例如提早退休,一段時間後再就業或創業;也可以延遲退休,增加創造收入的時間;又可以半退休,進可攻,退可守。

總之,百歲人生毋須再受三大階段的束縛。三大階段變成眾多階段,而且不是單向發展。此外,由於出現了多個階段,過渡的次數也大大增加。每次的過渡都需要周詳規劃,準備及部署,因為選項眾多,而且任何決定皆可能影響深遠。

另外三個不同的時代

交代了三大階段的背景及轉變後,我們現在可以探索另外三個不同的時代。

《百歲人生》一書中用三個人物來代表三個不同的年代。

  • 傑克(Jack)──1945年出生
  • 吉米(Jimmy)──1971年出生
  • 簡 (Jane)──1998年出生

為了方便比較及分析三個時代的挑戰,作者先列出一些基本假設,包括以下數項:

一、養老金

所指的一個人停止工作之後用以維持生活的收入,包括來自政府、僱主、個人積蓄或任何其他收入。作者假設養老金不少於最後月薪的一半。以這個水平來估計這三個不同年代的人什麼年紀才可退休,與及在就業期間每月要有多少儲蓄方能達致。

二、儲蓄收益

這是指長期投資的回報率。這是個非常重要且具爭議性的金融話題。 變數固然很多,包括風險偏好,與及低風險資產與高風險資產的組合等。由於其中一個作者是經濟學家,對這個問題頗有心得。最後假設這三人漫長一生中的實際平均投資收益率為3%。

三、年收入增長

隨着年齡增長,人們的工資也會增長。但收入的增長不是穩定不變的,經濟衰退時,收入甚至會下降; 經濟好景或職位大晉升時,工資會大幅增長。綜合各方面的考慮,作者假設他們三人每年平均有高於通貨膨脹比率4%的速度穩定增長。

四、退休年齡

作者假設這三人都希望在65歲退休。

在這些假設下,讓我們看看他們創造的人生。

傑克(Jack)創造的人生

傑克出生於1945年,1962年17歲時高中畢業,20歲完成了大學教育。他開始就業時,發達經濟國家正處於所謂黃金時代,就業機會眾多,企業欣欣向榮。

傑克是一名職業生涯很成功的工程師,並逐步晉升為一名高級管理人員。40多歲後,情況開始有些轉變,沒有那麼一帆風順。 不少發達經濟國家受到了全球化、新科技,以及經濟衰退的衝擊,他多次失業,不得不接受工作調動,轉過幾個行業,但總的來說他的職業生涯是不錯的。

他的家庭結構非常傳統,妻子負責照顧兩個小孩,並做了幾份兼職,但傑克一直是家庭的經濟支柱。

傑克在62歲時退休,2015年遺憾去世,享年70歲。

傑克的財務狀況如何?答案是:非常好。

在經濟發達國家,傑克這一代人受益於三個不同的養老金資助來源:國家養老金、企業養老金,以及自己的私人儲蓄。他所需要的最後薪金50%養老金的組成,五分之一來自政府,五分之二來自企業,另外的五分之二來自私人儲蓄。他每年需要存下收入的4.3%作為養老金之用。

傑克的另一個優勢是他工作了42年,退休8年,所以他有5年多的時間為每年的養老金存錢。

考慮到傑克的預期壽命及他從政府及僱主的資助,傑克的三階段人生從經濟角度來說可謂運作良好。

在未敘述吉美所創造的人生前,讓我們看看正在發生的一些轉變。

Pay As You Go與老年撫養比率

在討論與預期壽命不斷增長的話題時,最常見的經濟議題是財政支付國家養老金的不可持續性,發達國家尤其如此。大多數富裕國家都有一個名為「賬單到期即付」(Pay As You Go)的國家養老金計劃。根據這個計劃,目前的稅收被用於支付當前的養老金。

問題是:人們的壽命延長了,但出生率卻愈來愈低。出生率下降時,勞動力亦會減少,退休人士卻不斷增加。這些趨勢造成的結果是稅收減少,但養老金支出增加。如果養老金政策不變,那麼公共財政支付養老金的安排會難以為繼。

當前日本正是面對這個嚴峻問題。 老年撫養比率(Old Age Dependence Ratio)是指退休年齡人數佔就業人數的百分比。

在1960年,日本每10個勞動力就要撫養一個養老金領取者,即老年撫養比率為10%。換句話說,就是10個勞動力分擔了一個長者的養老金費用。到2015年,這個比率會增加到50%;2050年,更會達70%。這意味着每10個勞動力要撫養7名養老金領取者。

在這樣的趨勢下,目前的計劃顯然是難以維持。賬單到期即付計劃在設計上實際考慮的是傑克這代人。但時至今天,繼續沿用這類計劃,顯然再不合時宜。本書作者直言這已變成金字塔式騙局,與龐氏騙局或馬多夫騙局無異。

當然,很多政府很早便意識到這一點,並採取了一系列措施來扭轉這一局面。最常見的做法,便是一方面提高退休年齡以增加稅收,同時減少養老金的可申領時間,並將養老金更多地給於低收入及少資產者。

企業養老金消失更快

全民性的養老金改革是緩慢的,其中一個原因是投票人口高齡化,令到養老金改革的阻力愈來愈大。相比之下,企業的養老金計劃卻在快速變化。 像政府的養老金計劃一樣,企業的養老金計劃費用高昂,大多數公司都不擅於此。而且壽命延長使企業養老金計劃成了重大的財務負擔。

結果是:此類計劃數量急劇下降。

例如,1987年,英國私有企業養老金計劃中有810萬名成員;到2011年,這一數字已下降到290萬。在美國,企業養老金計劃僱員人數從1983年的62%下降到了2013年的17%。此外,即使是那些仍然運作的計劃,也有很多降低養老金額度以維持財務穩定。

時至今天,企業養老金計劃稀缺,國家養老金額度減少,帶出了一條簡單而強烈的訊息:儲蓄的負擔正在愈來愈多地轉移到了個人;倚賴政府及企業作為養老金主要來源的日子已一去不復返。

吉美(Jimmy)創造的人生

現在讓我們來看看吉美的人生。他1971年出生,預期壽命為85歲。吉美在1992年大學畢業,打算工作2036年,退休時65歲。

像傑克一樣,他希望養老金等於最後薪金的50%。然而,我們發覺他和傑克有一大分別,那就是他無法獲得企業養老金。儘管我們上面提到的全民養老金改革已經展開,但暫時來說對吉美未有影響,他繼續獲得等於他最終薪金10%的國家養老金。

下表顯示吉美因應退休的財務需求。

吉美每年必須存下收入的17.2% 作為養老金(相對於傑克的4.3%),才可在65歲退休,以最後薪金的50%維持退休後的生活。

與傑克另外一個不同之處,是吉美工作44年(傑克42年),退休年限為20年(傑克8年)。 所以傑克的工作年限與退休年限之比大約為5:1,吉美則是接近2:1。

每年為養老金儲蓄17.2%是一個很高的目標,發達國家的一般受薪人士很少在個別一年會有高達17.2%的儲蓄率,更不用說每年了。 在英國,2000–2005年,儲蓄率最高的年齡組別是50-55歲,而他們的平均儲蓄率只有其收入的5.5%。

不管你生活在哪一個國家,17.2% 的儲蓄率都是頂高的。 還得要注意的是,這只是為養老金的儲蓄,不包括購買房子、汽車、子女升學、應付突然需要等的儲蓄。

簡而言之,對吉美來說,要在65歲退休,維持養老金價值相當最後薪金的50%,是一件並不容易的事。

當然,吉美也有其他選擇。 他不必在65歲退休,可以延長工作年限以減低財務負擔。 他也可以65歲甚至更早便退休,但需要進一步提高儲蓄率,或降低養老金金額(如變為最後薪金的40%或20%)。

總之,吉美應早點為自己策劃,愈早愈好,因為明顯地退休年紀、養老金金額、儲蓄率三者關係微妙,相互影晌。 更重要的是,思考這些問題的過程,可能導至吉美對三大階段人生的基本反思。

簡(Jane)創造的人生──三大階段人生的崩潰

簡出生於1998年,她在2016年慶祝18歲生日,並期待自己的預期壽命可達100歲。簡的預期壽命比吉美多15年,直覺上很明顯的是,三階段人生和65歲退休超出了她的財務負擔範圍。如下表所示,簡要每年儲蓄25%收入來實現養老金達到最終薪金50%的目標。

一輩子維持這麼高的儲蓄水平是難以實現的。 而且這僅僅是支付養老金所需的儲蓄水平,還未有計及簡可能需要償還的貸款,例如大學學費等。 這裏還假設簡可以繼續享受政府提供的養老金,佔總數的五分之一。 在簡的百年人生中,這類養老金肯定會有變革,假如中止的話,儲蓄率將會需要在30%以上。

值得留意的是,假若簡在65歲退休,她將會有35年的退休生活,與44年工作時間相當接近。 35年時間如何運用?

有很大的可能性,她會延遲退休,多做工作5年?10年?20年或更長?全部都可能。 但她會做什麼工作?能做什麼工作?當時的就業情況會是什麼模樣?科技發展又會對工作的性質及型式有什麼影響?簡有否能力去參與這個勞動市場?她是否需要投資在自己身上掌握新的技術及能力?

更深層的問題是,簡應該如何反思她一生的階段?三大階段的想法及做法是否要拋棄?每一階段是否要重頭部署?分成更多小階段?放棄單向式的發展?即是說,求學一段時間後工作,工作一段時間後再求學。 即使工作與退休的關係也可以靈活安排。 退休前的學習亦可能為退休後工作發揮積極作用。

可以想像,簡的人生會有更多大大小小的過渡,每一次都會有很多選擇與及挑戰,所有決定又會對人生以後的階段有可大可小的影響。

以上勾劃了四個不同時代的景象及挑戰,下一篇將探討一些策略性的問題。

Font size
Colors